寄口罩到香港 |  國際旅遊島 |  房產 |  汽車 |  健康 |  時尚 |  教育 |  瓊台人文 |  圖片 |  彩票 
您當前的位置 :寄口罩到香港 >瓊台人文 > 最新推薦
不同年代的畢業儀式 青春永不散場
來源: 海南日報 作者:邱江華、邱江華 時間:2021-06-28 10:27:45 星期一

上世紀八十年代,朱素蘭與同學外出郊遊。

黃明全(右二)大學畢業前,與在北京上大學的高中同學聚會。

2020年,陳瑞(右一)與同學拍攝大學畢業照。

時光荏苒,又到一年畢業季,又逢青春告別時。此時漫步校園,打開微信朋友圈,無一不寫滿了離別。畢業,告別學生時代和同窗好友,算是某種意義上的告別青春。

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畢業儀式:在過去,畢業生們或許更偏向以一紙書信,寄於彼此祝福;到現在,畢業生們或許更期待來一場實在的畢業旅行,在旅行中消釋別離的憂傷……不論何種形式,畢業儀式永遠是一首久唱不衰的青春之歌,它湧動着世間所有真實的温情,它讓友情更加濃郁芳香,師生情愈加純真濃厚。

70後

寫畢業贈言

離別不願訴離殤

“我們初中三年的生活即將結束,也就意味着我們將各奔東西,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。在這裏,我雖有千言萬語,但此時卻什麼也説不出來,只能輕輕地為你祝願。願你青春常在,笑臉常開……”在70後朱素蘭的家裏,珍藏着許多她初中畢業時留下來的贈言本、明信片和老照片。

朱素蘭説,這些老照片雖然很樸素,但是充滿了年代味兒。幾十年後的同學會,大家還會拿出那張大合影,一會説着那個人臉上的表情怎麼那麼奇怪,一會聊起某某在學校裏做的傻事,時間會把記憶變得模糊,但只要有影像留存在那裏,總有一個點能把當年的人拉回你的身邊。

1988年的夏天,朱素蘭初中畢業於海南省農墾中學,她還記得,那時所謂的“畢業儀式感”有三件事:交換寫畢業贈言本、拍紀念照、寄明信片。

“這些事在現在看來很普通,但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是每個人心裏沉甸甸的存在。”翻開畢業贈言本,朱素蘭的思緒也被拉回到了30多年前那個夏天。

寫畢業留言是最重要的事。朱素蘭説,當時每位同學都會準備一本精美的筆記本,在全班範圍內交換,每位拿到本子的同學要以書信體在本子上寫下贈言,還要貼上自己的一張照片才算完成“儀式”,繼續下一輪交換。在朱素蘭保存的贈言本上,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寫滿了同學們的畢業贈言,有的祝福、有的懷舊、有的約定……

朱素蘭告訴海南日報記者,那個年代,每逢畢業季,就會有當地照相館的叔叔阿姨,揹着相機包到學校的宿舍樓走門串户,一間一間宿舍問“要不要照相”,大家平時難得有照相機會,遇上叔叔阿姨來攬生意,便迫不及待地換上自己認為最好看的衣服拍照留念。

“當時也不會擺姿勢,哪裏知道什麼‘耶’的手勢,有人懂得咧嘴笑一笑,有人就傻傻看着鏡頭。”朱素蘭説,不過也正因如此,每張留下來的老照片才顯得格外單純而真實。

“當時大家經濟條件都一般,外面的餐館也很少,所以沒有畢業聚餐,更別談畢業旅行了。我們班唯一的畢業活動就是大家一起騎自行車去火山口郊遊。”朱素蘭回憶説,當時班裏約有十六七位同學,一起從市內騎着自行車到海口火山口公園遊玩,有的同學帶上了收音機,以便聽歌跳舞,有的同學備上了小零食以充飢。

一張老照片將此事記錄了下來:在火山口公園的某處涼亭裏,十多位少男少女們圍坐一起,一位穿着時髦的男同學在中間跳起了“霹靂舞”,同學們臉上是純真而幸福的笑臉。

80後

在海灘逐浪

為情懷約定共考大學

80後黃明全現就職於一家外企,擔任該企業在海南、廣東地區的高級銷售經理。1999年,他高中畢業於海口市瓊山中學。作為一名地道的海南人,他在回憶畢業往事時感嘆道:説起海南學生畢業聚會的標誌性地點,假日海灘絕對是選項之一。

初中、高中畢業,黃明全所在的班級畢業活動地點均選擇了假日海灘。“這是一件全班同學共同籌劃的事,畢業對於我們這羣在學海中漫遊已久的孩子來説,意味着終於能痛痛快快玩一場,誰都想湊個份子、出個點子。”

“一考完試,同學們就如一朵朵自由奔放的浪花奔湧到了假日海灘,他們有的在燒烤,有的在打排球,還有的直接歡脱跳到海里游泳。夜幕降臨,大家遊玩的興致還沒消退,就索性在沙灘上過夜。”黃明全回憶説,我們雙手交叉在腦後當枕頭,躺在了柔軟的沙灘上,望着天邊零零散散的星星,校園往事一點一滴浮現在腦海中,有人惆悵,有人傷感,也有人對未來充滿了期待……

還讓黃明全印象特別深刻的一件事是,1999年正逢新中國成立50週年,同學們心中似打了雞血一般沸騰,紛紛相約着填志願時一同報考北京的高校,希望能有機會親眼看到閲兵。“後來,我如願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學,班裏有10多位同學都上了北京的高校。雖然我們最後還是沒機會到閲兵現場觀看,只能通過電視看轉播。”黃明全説。

1985年出生的黃振宇也曾是海口市瓊山中學的一名學子,他還記得2002年他初中畢業時,與同窗好友約着踢了一場足球。“我們給足球隊取名為‘綠茵悍將’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球衣,我穿的是7號球衣,因為我特別喜歡貝克漢姆。”黃振宇説。

此外,高中畢業的那一晚也讓黃振宇記憶猶新:結束高考即將進入大學生活的同學們,相約着一起丟掉桌頭那層層堆着的教材書,丟掉那些考卷和分數,丟掉日夜苦熬的夜晚。

“幸虧有這些儀式感十足的小動作,才讓鮮活的記憶靈動如昨,讓我與老同學彼此心照不宣、共存温暖。否則呢,估計就是‘你輕輕地走,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’了吧……”黃振宇感慨道。

90後

線上“雲”畢業

期待補一場畢業典禮

畢業季,本是不同的夏天裏的相同故事,在2020年卻以意想不到的特殊方式打開。

今年23歲的海口市民陳瑞去年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,他在接受海南日報記者採訪時打趣道:“與其説我是2020年大學畢業的,不如説我是‘新冠’那年大學畢業的更能表達我內心的感受。”

2020年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全國大部分高校開啓線上“雲”畢業模式,特殊的畢業經歷,註定為全國百萬高校畢業生的人生烙上了鮮明印記,沉澱為他們難忘的集體記憶。

陳瑞還記得,去年初疫情爆發時,學校第一時間下達了不準隨意返校的通知。“本來大四下學期安排了許多事,比如畢業答辯、與好友相聚、拍畢業照、再認真逛一次校園等。沒想到一場疫情,全部打亂了。”陳瑞説,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是暫緩返校,等疫情好轉一切都能重新正常運轉起來,沒想到,這一耽誤就是一年。

實際上,讓陳瑞最為期待的,還是那場本科畢業典禮。“我甚至提前訂好了機票,還準備置辦單反相機和專業鏡頭,以便在畢業典禮上可以清晰捕捉到每一個珍貴瞬間。但疫情讓這一切停留在了計劃和想象中。”畢業典禮被迫取消,陳瑞只能退掉機票,居家隔離。

“直到6月份,學校開始允許畢業生分批返校領取畢業證,即使這樣,也不能在校園內逗留太久。許多同學沒見上最後一面,只有幾個玩得好的同學之間自發約定拍張畢業照留念。”陳瑞回憶起大學畢業時的往事,語氣裏滿是遺憾和惋惜。

今年25歲的廖倩萌現就職於海口某家英語培訓機構。同為“90後”,她的畢業儀式相比之下就豐富多了。2019年,廖倩萌畢業於湖南大學,她還記得,臨近畢業的最後幾個月,她列了一張清單,裏面是大學畢業前必做的若干事項。

比如,參加一場莊重的畢業典禮。“那是2019年6月16日,早晨七點,操場邊滿是穿着學士服,排着隊準備入場的畢業生們。一位攝影師站在入場口,不停地按下快門。經過快門前我們暗暗挺直了腰板,走出了自己最穩重的步伐。”廖倩萌回憶説。

再比如,做寢室裏最後一個關門的人。廖倩萌表示,當畢業的鐘聲已臨近尾聲,不管我們如何戀戀不捨,不管我們用什麼樣的方式高喊着不想長大,最終都還是得接受這個事實。“我選擇做寢室最後一個關門的人,這是我給自己的畢業儀式感。那天我目送每一位室友離開,微笑着和她們揮手説再見,或者友好地抱抱她們。在最後,收拾好行李,關上燈,合上房門,像往常每一次的離開一樣,告別這裏。若干年後回想起來,依舊覺得很圓滿……”

本版圖片均由記者 邱江華 翻拍

(編輯:陳德文)

網友回帖

       zk.1payunion.com All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
海口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複製或轉載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增值服務許可證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 0898—66822333
舉報郵箱:jb66822333@163.com
瓊ICP備05001198